本体漏洞 – 跨越界线的爱

作者:EMLTSJ

版权归属于EMLT IEC ©2021 EMLT.NET

过去 | 2015年7月8日 乡下

轻柔的微风静静的拂过脸颊,清晰的夏季银河的结构映在广阔的夜空之中。

几颗流星划过天际,转瞬即逝,却带来了艳丽的轨迹。

我靠在爸爸的肩膀旁边,望着广阔的银河发呆。

我的脑中突然受到了一丝生物电流的触动,想到了一些问题

“爸爸,你知道么?”

“什么?”

“你觉得人类的以后会到宇宙之中去探索吗?”

昏暗的月光照耀下,能看到爸爸的嘴角抽动了一下

“谁知道呢……这要看未来人类的选择了…”

“未来的人类会选择什么?”

“选择…他们所认为正确的道路吧”

爸爸说完之后,也抬头看了看星空,叹了口气

接着说到:”做出选择的……应该是你们这一代的人”

还小的我,只记住了爸爸的话语……

今天 | 2056年 13月 21日  上午

E-ALL STAR虚拟联合法庭

E-ALL-STAR法院之中,冰冷的法官按下按钮,对着有金属质感的麦克风说道:“被告人杨帆(创始池A00-A-T1000001),我们很遗憾的通知你,你所说的一切,都无法证明你没有犯下反人类罪名。”

听到这话后,我倒在冰冷的被告椅上。

“请问我做了什么反人类的事情,为何给我冠上一个没有任何道理的罪名?”

“被告杨帆,你是E-ALL STAR虚拟世界的创始人,也是倡导人们进入虚拟世界的带头人。而你的行为,却让全世界的人类几乎都进入到了你所创造的虚拟世界。”

法官顿了顿,接着说道:“而你创造的这个虚拟世界却已经无法再运行下去了,人们无法退出世界,而现实中越来越多的设备发生自然老化故障,大批人类因供给营养的机器发生损坏导致故障从而脑死亡,因此我们有权认为,你正在进行试图谋杀全人类的活动,而你即是策划者。”

“为了防止你对人类造成二次伤害,我们判决,你已经犯下了最高等级的反人类罪”

我瘫坐在被告椅上,无力说道:”我重复过很多遍了,这只是技术故障,你不应该审判我们,而是要让我们回到工作岗位之中,修复存在问题的漏洞。”

“我们已经找到了能代替你们工作的技术人员,而犯下反人类罪的你们将被移送进与外界封闭的E98-A池子里,根据EALL STAR法律规定,所有虚拟世界的人都享有一定的自由权,所以你们在E98-A中可以继续你们平凡的生活。”

“现宣布判决,被告EALLSTAR创始人杨帆及其团队成员,将被剥夺与其他池子的连接权限,并且会被关进E98-A池子之中,他们仍享受法律规定内的人身自由继续生活,期限永久,判决即刻生效,对判决有质疑的人可以通过E-A-FC通路反馈,我们将会及时回复并处理。”

“法庭审理到此结束,现在结束直播并休庭。”

过去 | 2036年8月9日  盛夏时节

阳光透过窗台照射到书桌上的稿纸,一张张的草纸写满了复杂而又繁琐的公式和结论,那是我毕生以来用自己的心血浇筑的成果。

我时常对心中的自己说: “我并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到底是什么样的,但我知道我的目的,那是我这一生想要实现的梦想。”

自从那次悲痛的变故开始,我再也不想离开家门半步,时常沉浸在自我的世界里,不断的研究脑机接口领域的内容,这些超前的知识对当时处于高中的我来说,是非常困难的。

但我从来没有放弃过,我用尽了一切空闲的时间来钻研我想研究的领域,而如今,我终于成功了,同时也拥有了自己的团队和公司。

今天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因为我们在今天创建了第一个属于我们的微型虚拟世界——我们把它叫做「初始池」。

作为创始团队的我们,希望通过虚拟世界,来维持人类的精神活动,缓解世间所存在的悲欢离合。为人们搭起与死者相处的桥梁。

在我们的产品问世之后,许多人并不相信这一切,但世界上如果有神明的话,那他一定会对我们投下赞赏的目光吧。在越来越多的人体验了产品之后,与超现实的科技相对的伦理的问题如飓风一般袭来,那段时候我们一度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但我们都知道——技术是无罪的。

毕竟,总有一天人们不得不面对现实。

而推动未来到来的,则是我们。

过去 | 2022年3月4日 初春

看着窗外的樱花盛开,我非常欣喜的拿起了自己的手机,略带寒意的凉风朝着我吹来,我在院子之中对着樱花拍了半个多小时,才依依不舍的回到温暖的房间之中。

我从中选出自认为最好看的一张,发给了心中所爱慕的那位女生。

我知道,她也是喜欢樱花的。

明朗的春日,微风拂过花草。

我倚靠在学校外的芒果树旁,炙热的阳光如毒蛇一般侵咬我的心情,我早已是满头大汗,热的不可开交。

这时的我,在恍惚间无意看到了一个朦胧的身影向我跑来,白色的上衣,小黑裙,淡灰色的披肩,我向她挥手。她看见了之后,讶然一笑,加快脚步朝我奔来。

而这个女生的名字就叫做「陈晴」。

————————————————————————————————

我翻开了日记,却写不出来一个字节。

我不愿去面对惨痛的现实,宁愿活在自我的世界之中的我,无法接受陈晴变成「植物人」的事实。 一个和我同龄的花季少女,却在那日与我分别之后被车撞倒。

我无法接受这一切。

我坐在书桌前,双手无力地自然下垂,几滴眼泪从眼皮挤出,顺着脸颊滑落,一滴一滴的浸湿了一张张的草稿。

我心如死灰,颓废的坐在椅子上。

陈晴还在的时候写了一本日记,名字叫做「共想人生」的日记。

她告诉我:”我们需要共同想象我们的未来。”

而当我问她写了什么的时候,她总是报之以神秘的微笑。而这样的微笑,总是能在学业压力下带给我几分放松。

陈晴变成植物人后,我翻开了她的日记,当读到这句存在于她的日记之中的话时,我的心似乎被掏空了。

“失去了色彩的世界,人还能感知美好么?”

看着陈晴被送进冷冻舱时,我手中的书籍告诉我:我们会再相遇的。

过去 | 2035年8月18日  日记「共感世界」

“我们的研究已经取得了飞跃性的进展,今天,我们已经打通了人脑与机器的双向交流,然而……我们又迎来了新的问题。经过我们的计算,目前的算力机器只能满足我们的并行计算的需求,而渲染画面的图形处理器却远远无法满足我们的算力。”

   “如果无法解决此类问题,那么人们将有可能在池子之中突然丢失”视觉”,而现在完全开发后的人脑的想象力远超于机器……我不知道我这样做会有什么影响,但我已经等不下去了。所以……我贡献了自己的大脑。用我的大脑来辅助图形处理器进行渲染。

    但我的大脑被植入模块后,我也应该不再是曾经的我了吧。

    为了防止自己失去自己宝贵的记忆,我开始模仿你的日记,写了一本叫做「共感世界」的日记。

过去 | 2036年3月24日 日记「共感世界」

陈晴,如果你还活着的话……我就不会这么孤单了吧。

自从植入了模块之后,我感觉我的大脑已经是一片虚无了。

大量的运算资源集中到了我的大脑,我现在保留的记忆部分只有一小块了。但我还是能记得起来你的名字,你的背影,你的面貌——所有关于你的一切,仍然占据了我的大脑。

    今年的春天十分寒冷,今日的城市仍然被白色的雪景覆盖…我听说新的”冰河时代”就要到来了,不知那时,人们该怎么面对灾难呢?

过去 | 2037年9月10日 日记「共感世界」

陈晴,我今天进行运算的时候,大脑突然感受到了一阵刺痛,我赶忙去医院进行检查,结果医院的医生告诉我,我的大脑已经死了差不多十分之一的神经元了,医生告诉我:” 可能是因为神经元传递冲动的次数太多,大脑过度开发导致的意外,即使是在今天,普通人的大脑开发度也没有到10%,而你的大脑,开发度却是100%,这导致了你的神经元可能会不断地死亡,直到无法正常进行运算。”

我问医生我还能活多久…医生没有说话,但他那飘忽不定的眼神告诉了我答案。

过去 | 2037年12月20日 虚拟影铁科技公司

我穿上了特制的防寒生命服,走出了公司。

即使穿上特制的防寒服,但寒冷的空气仍然让我瑟瑟发抖。

我打开了掌上终端,呼出了助手小Q帮我新建了一篇笔记:

晴,我成功了!

十几年以来,我一直期待着和你再度相遇,这十几年,我的眼中都是你的背影。

在你给予我的力量与信心之下,我考上了自己如愿以偿的专业进修,毕业之后,我创立了一家公司,用来研发所谓的虚拟世界。

我无数次梦中梦见你的身影后惊醒,但从来没让我放弃过自己的事业。

我相信自己一定能让你复活。

今天,我们攻破了许多技术难题,已经可以扫描人的大脑皮层进行意识上传了,但这项技术目前还在实验阶段。

如今的医疗手段早已可以治疗植物人,但医生却告诉我和你的家人不好的结论,医生说你的脊髓受伤过于严重,无法重新建立神经通路。

于是,我和你的家人下定了决心,把你的意识上传到服务器之中。

我们即将,就可以再度见面了吧。

只不过那个时候,你还记得我么?

可是…我不知道我还能和你再相处多久了……

我大脑的神经元只剩下八成了……

今天 | 2056年 13月 21日 下午

我,杨帆,E World的创始人。

却被自己制定的法律判决,关进自己创造的「监狱」之中。而与我一同被关进监狱的,则是我的团队和陈晴。

当意识传输到【监狱】时,我开口道:”无法登出我们所创造的虚拟世界是一个十分严重的问题”

那个新来的实习生接过话头问道:”杨哥,那我们该怎么做?现在马上就要被剥夺传送权限了。”

我挥了挥手,示意他打住。

“我创造了这个世界,让漂泊失意的人们在虚拟世界之中获得新生,展开新的生命旅程。而正是因为如此,这个世界拥有着自己独立的运行规则,这是我们从来没有公开的事实。”

    这时,我感到一双温暖的手握住了我的手掌,低着头的陈晴一言不发紧紧的抓住我的手。

“所以,我没有告诉你们一件事情。那就是——”

还未说完的我,便用双手创造了一片领域,周围的时空变得扭曲。

很快,我们被传送到了一片与外界隔绝的地方,而在周围都是虚无的空间中央,却是一颗正在运作的人脑——那便是我的大脑在虚拟世界的映射,上面的皮层沟回都十分清晰可见。然而…这颗大脑现在的大部分早已变成灰色,那上面的神经元应该是已经完全死亡了……

我接着说道:“我与这个世界的核心是一体的,我的意识可以控制这个世界的运作。我的意识和此世界是密不可分的。”

“其实问题很好解决,但——”

察觉到什么的陈晴,惊慌的抬起头来,期待着我不会说出她所想到的话。她总是那么聪明,可爱,机智且敏锐。她拼命的摇头,似乎想要拒绝这一切。

但我需要拯救更多的人,我不可能逃避这一切。

“这个世界——需要重启,而具体的做法,便是把我重启,也就是清除我的记忆,重置我的人格。”

重置自己,重启世界。

“我不同意你重置自己的记忆”,陈晴更加用力的抓住了我的手,”我不同意…”

“如果不重启的话,那些无法退出世界且没有购买护理机器人的人,将会在现实世界之中死去,甚至无法保留他们的意识(神经元将在缺氧后大量死亡,无法扫描意识)”

“每一分钟,就有5个人在真实世界之中死亡。”

“我的记忆虽然会被重置,但仍然能从数据库中恢复我的意识。”

陈晴抬起了头。

“那你为何不早点做这种事情呢?”

“因为…我所说的一切,都是建立在理论上的,E world运行了这么久,没有遇到过任何大的技术问题,至于重置我自己来恢复正常运行,也只是我的构想。”

“杨帆……”

她看着我,我也看着她。

我们没有再多说什么,她只是在我背后默默的看着我走向核心。

炙热的世界核心散发的热意向我袭来——思绪仿佛回到了三十四年前的夏天。那一天的炙热的阳光,给我的感觉也是如此。

我朝着陈晴挥手

“再见了,晴。” 我不知道她能否听见我说的话。

但是我欺骗了除自己以外的所有人,根本不存在重置记忆来恢复世界的方法。

唯一的方法,便是清除自我,因为我才是这个世界的漏洞。

在意识殆尽的最后一刻,我把自己写的「共感世界」丢给了陈晴。

日记 | 「共想人生」的最后一页

明朗的阳光照进家中,我匆忙的爬起床,穿上衣服,做了他喜欢吃的芒果布丁 (他不喜欢我写他的名字,那么以后的日记就用”他”来代替啦)

提起布丁,关上门,向着前方赴约。

“这是给你做的芒果布丁哦~” 我扭过头,装作不在意的样子把布丁递给了他。

他接过我的袋子,打开了布丁的盒子,此时我的心正在砰砰的跳动。

“很好吃呢,你也来尝一个吧!”

他还没说完,就把一个布丁塞进了我的嘴里,我品味了一下自己的手艺…味道确实不错,但感觉少了些什么。

于是我问他:”杨帆…你觉得未来的世界是什么样的?”

他思索了一会儿,说道:”应该就是人们所想的那样吧。”

我知道他所想的未来是什么。

未来的世界,也便是我们所想的世界吧。

日记 |「共感世界」的第一页

“呐,这是给你做的芒果布丁” 陈晴拉着我的手,在校园之外的芒果树旁慢慢的散步。

“好甜啊,很好吃诶”  我没想到她做的芒果布丁如此好吃。

她看着我幸福的表情,她也笑了。

“杨帆,你觉得未来的世界是什么样的呢?” 她歪着脑袋问我

“应该就是人们所想的那个样子吧。” 我认真的回答她。

未来的世界,就是人们所想的那样吧。

(完)

Author avatar
EMLTSJ
https://www.emlt.net

1 comment

  1. 我们的足迹…
    从何而起,从何而散呢?

Post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