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的照片,虚假的少女与记忆 第六章-间章三部曲 少女那一直颤抖的内心

间章  少女那一直颤抖的内心

“我和析名同学在交往哦。 ”

「在交往哦」这句话一直在我的脑海里回荡……

面前的薛雪,一眼忘去就知道是个恋爱中的笨蛋,头昏昏的样子,我就像看见了自己,想象中的自己。

是的,我很羡慕薛雪,或者说我羡慕所有能得到心念之人回应的人。我无数次写下幻想中的恋爱日记,男主角数年一如一日,是我的青梅竹马。

我和杨谷从记忆的开始就是邻居。自初中开始,每天最期待的时候,便是坐在他的自行车后座上前往家或者学校。盯着地上滚动的石子,将心中思绪翻出又排开,无数次在脑内模拟着表白的场景……

“墨离?”薛雪太久没得到我的回应,好奇地望着我

“啊,恭喜你们。”我猛地惊醒,又好像有些不甘心地补了一句,“薛雪,我好羡慕你能……”我又止住了嘴,咬牙看向不远处的杨谷,他像是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没听到。看来,我拙略的表演只感染到自己一个人。

“没什么。”我赶忙转头对薛雪说出重新编撰好的下文,她好像从我的慌乱中捕捉到了什么,狡黠的一笑,眼神在我和杨谷之间流转。

我低下头去,好在上课铃为我解了围,情节不会再继续往下发展,就这样好了。

又是在胡思乱想中度过的一天,我踩着夕阳坐到杨谷的单车后座,又是每天最快乐又最煎熬的时候。

我侧身坐着,双手紧握后座两端,那里不是我最希望她们停留的位置,但我也不是以最向往的姿势,便也不应责怪她们了。

我的胡思乱想再被打断,是在马路前,杨谷刹车时心不在焉的我撞到了他的后背。

怦!

我的思绪又要炸开了。

间章  做出决定的人,过于懦弱了吧

嘭!女孩额头撞在我的后背,大概是又想些天马行空的事。

她已经很久没有和我分享过她的奇思妙想了,或者说,我们之间的交流已经很久没有超出“不是很熟的普通同学关系”。其实我很喜欢她以前在身后叽叽喳喳的日子,以及她在学校时还会突然出现想吓我一跳的模样。

应该是初二的时候吧,她看着我时,她的眼睛里总是添了些澄澈之外的东西,但不真切,也没什么分别。她不说,我自不会提。

一切变化在初中毕业的时候发生。

也许是因为那些在俗世中流行的轻文学作品将青春描述的太过美好,也许是因为我不够坚强亦不够懦弱。反正,我就是迈出了那一步,那让我们的关系不再的一步。

间章  总是布满阴霾的人生,究竟如何才能做出改变

刚刚结束的毕业典礼,刚刚发生的那么多分别。好像在催促我必须做些什么,必须要有些改变。不然又会错过什么,失去什么。

从初中回家的路并不远,但是空中忽而飘来雨丝。牵引仍在留影留念的学生离开。于是,那时我怀揣着心事,在那个熟悉的位置上。心事开始发酵便被杨谷叫停,雨开始嘀嗒落下而我并没有察觉。我一如过去那无数个雨天为他撑起小伞,为了能再靠近他一点,伞总是稍小些。

盛夏的大雨倾盆而至,杨谷忽忙停下车,拉着头脑发胀的我去路旁商铺避雨。

突如其来的雨,更多的人被驱赶到我们落脚的店铺。地面上满是水渍和泥泞的脚印,人群还带来了烦躁郁闷湿热的气息。

作为表白的地点,这里显然不如一起在雨中的自行车上,或者说压根不合适。我不由再次懊恼错过了机会,但错过的机会也不止一次,自然不应再多悔恨。只怨天公不作美,不如再将想说的话排演一遍。

“我喜欢……”

我呢喃出声,醒悟之后慌忙住嘴。杨谷不明所以看着面红耳赤的我。真可恶,一失神就容易自言自语,只是不知道旬古听见没有、听见什么,只能若无其事,按捺波涛汹涌。

雨总算是小了,过客渐渐散去,我们也预备先走回去,待天晴再来取车。“这倒是不多见的体验,我们一起在伞下往家的走去。”我不由得这么想,又坚定了决心。

“杨谷,我……”纵使演练了千千万万遍,真正开口脑中竟是一片空白,只剩对自己的厌弃和担忧。

杨谷似乎看出我想说的话,他转身,定定的看着我。

“可以不说吗。”

我怔愣着,疑惑地“啊”了一声。他身后伞沿雨滴折射将出未出的阳光,炫目,瑰丽而又带着阴霾。

“不要说出来了。”他重复道,“前面的话,我当作没听见。我们还象原来一样,好吗?”

万千的情感从心中涌出,我鼻子一酸,推开了他,冲进雨中,只想跑的远一点,再也不要看到这个人才好。可他的话音一直徘徊在雨滴里,滴在我的耳尖。他后来有去追我吧?我只是以平生最快的速度跑着,泪水与雨滴同速。

耳边的雨声散去,杨谷的声音却逐渐明晰。他在叫我的名字,伴着自行车的铃声……

嗯嗯嗯嗯?

“离?墨离?”面前的杨谷扶着单车,面露不解。我赶忙跳下车。

“怎么了?”杨谷关切地问我,“怎么会发这么久呆,都家到了。”

“没什么,”我拿起书包向前走去,又停下,补一句,“再见。”

身后荀谷又按下车铃,“明天见。”

明天见

算了

昨天见吧

Author avatar
EMLTSJ
https://www.emlt.net

Post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