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的照片&虚假的少女和记忆 1-5章 |Real Photo&Sham Maiden and Memory

前言:

我的记忆…真的是真实的吗

关于她的一切…或者关于我的一切…

三十年前照下的泛黄相片从手指滑落…

年龄不到18的我…竟然出现在了老旧的照片上

而…年轻时代的她,也在照片中露出了那迷人的笑容…

门后那空无一物的房间,究竟承载着什么过去的往事?

真实的照片,虚假的少女与记忆。

一.刹那间,薛雪已经来到我的身边

三月的天空,是玫瑰色的么?

我们的高中生活是玫瑰色的么?

这些问题不断困扰着我,让我的高中生活更加灰色。

但我真的向往玫瑰色的高中生活么?

在路上行走时看到对面走过的说说笑笑的情侣,对于他们这一群体,我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冲动。

此时的我,正站在教室外的走廊上,眺望着远方的天空,此时已是三月,最早开花的一批樱花正在绽放。

伴随着夜幕降临,我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表,带有荧光功能的指针告诉我一件事:

我该回家了。

对于我来说,今天应该又算是毫无意义且无聊的一天吧,又或者可以被描述成”没有颜色”的一天吧。

自己的”无色”生活已经持续很长时间了。不过我仍没有想摆脱这样生活的想法。

身为一个精致的”避事主义”者,我讨厌规矩,我讨厌任务。

我向往无忧无虑,十分自由的生活。

但在学校中,这是基本不可能的。

于是我学会了偷懒,偷懒乃是处理问题的最好方法。

但即便如此,我还是不得不去做一些不想做的事情,比如起床。

这便是我吧。

天色逐渐变得昏暗,我想如果再不离开学校的话。或许自己就要葬身在这黑暗之中了吧。

至于为什么贯彻避事主义的我还留在学校,那就有些说来话长了。

总而言之概括成一句话就是”因为偷懒被老师惩罚了”

这简直太不可理喻了,偷懒不是人类的本能吗?

三月的夜晚还是有点微凉的,阵阵迎面拂来的凉风带来了一丝凉意,让我清醒了几分。

我喜欢这样的天气,不过我更喜欢夏天的阳光。

你要问我为什么吗?

因为夏天更让人喜欢偷懒.

我转身锁好教室的门,准备回家的时候,偶然看见了艺术大楼的七楼还有一间琴房在黑夜之中照亮了周围的天空。

虽然我很好奇谁在弹琴,但秉承着”能不用做的事就不做的”的避事主义行动纲领,我选择了直接回家。

当我走到楼梯间时,我注意到那间琴房的灯灭了。

在下楼的时候,我似乎想起了初中时的自己写过的一句话,内容大致是”我在夜晚的华灯下虔诚的许愿,期待有一天,能与你一同放飞承载着我们梦想的纸飞机”

但不过,唯一一次和异性一起放飞纸飞机的时候,应该是在中考前的誓师大会上吧。

在这个寂静的环境之中,连手表秒针的转动声都清晰的可以听见。

……

事情的发展总是让人烦恼。

当我走到了一楼之后,才想起来家门的钥匙似乎还在教室之中。

今天是3月18日吧…那就说明家人都不在家。

无可奈何,我只能自己走上去拿。

这个世界怎么净给我找事情做呢…

让我偷懒一辈子不好么。

「……」

避事主义核心纲领在这一刻失效了。

我一步一步的往上爬着楼梯,此时此刻的我觉得这楼梯竟然变长了许多。

爬着爬着,动作随即变成机械性的重复。

大脑就宕一会儿机好了,节省自己的脑力。

但很快,事情的发展总是祸不单行。

爬楼梯时,我忽然听见了上方传来的,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不过…我并没有留意。

毕竟遇到这种情况,对方都会躲避的吧

只不过,我的预料终究只不过是预料。

当脚步声似乎就在面前传来之时,我终于做出了耗费体能的抬头动作。

但我只看到了一抹白色的残影,随后自己就被一阵冲击力撞倒在地。

我直接躺在了地上,而那个白色的身影也随之趴在了我的身上。

同时还发出了一阵叫声”啊!”

好痛…

…痛死我了…感觉骨头要碎掉了。

感觉大脑要裂开了…灵魂要出窍了吗

我好像睁不开双眼了…

让我死掉吧,这样的痛苦好难受。

只不过,一个清脆甜美的女声把我拉回了现实。

“你…你没事吧…”

谁在说话…

我好想睁开双眼看看是谁在说话…

只不过眼睛似乎疼到睁不开了…

“啊…你的眼睛肿了呢…”

废话…我都睁不开眼睛了

“非常抱歉!我刚才走路没想着前面会有人…”

一位看不见的女生继续说道。

「看上去你伤的很严重…要不我送你去医院吧…」

啊啊.真是太好了呢。

虽然看不见这个女生是谁。

不过能免费治病还是不错的…

“好”

我答应了她的请求

“不过我还要上去拿家门钥匙,你能扶我上去拿吗。”

此时我的眼睛大概可以睁开了,但她此时此刻却拉着我的手,扶着我一步一步爬着楼梯。

我们就这样并排走着,虽然我还没看到她的脸究竟是什么样的。

只不过,听声音来判断的话。

应该很可爱吧。

小说的发展总是充满着戏剧性。

不过就在这一天我们相识了。

她告诉我,她的名字叫做「薛雪」

“薛雪么?这个名字挺可爱的呢”

她略微的低下头去,没有说话。

几缕发丝垂了下来,遮住了她微红的脸颊。

在明朗的月光下,我们并排走着。

我们的之间的距离不远,也不近。

我刻意放慢了行走的速度,在她的身后,映衬着月光的是一头明亮秀丽的黑发。

她注意到了我的位置变化,回过头看着我

“椎田?” 她歪着头叫着我的名字,似乎不知道为什么我要放慢速度。

“嗯..?”

“快跟上来,马上就到医院了哦~”

二.薛雪抓住了未来

在夜晚依旧灯火通明的医院中,名为「薛雪」的她,正在小心翼翼的给我包扎。

「小说的发展总是充满戏剧性」

此时,有一个无比可爱,无比动人的女生,正在我的面前,小心翼翼的给我包扎着伤口,她十分认真的表情更增添了几分可爱。

一股暖流在心中涌动,我的思绪不由得回到了八年前的那场「事件」

「不过那场事件…我也有责任吧」

但如今讨论那件久远的事件,已经没有意义了。

「但如果她还在那该多好。」

“椎田你在说什么呀?「她」是谁?”

薛雪的话把我的思绪拉了回来。

刚才想的太多了,导致自己不由自主的说出来了。

下次不能再这样了。

不然秘密会被发现的

“哈哈..没事没事,想到了一些电影的情节” 我干笑几声,想掩饰自己的不适

“嗯?”她歪着头,装出一副不解的样子。

“不…没什么”

我陷入了沉思,那是一件十分遥远的事情了,以至于可以被称之为「事件」。同时也是一段留在记忆之中的往事了。

可以说,那是一件改变我这一生的事情,直到今天。

但不过,现在的我没有权利去告诉薛雪这件事情了。

回过神来,薛雪已经帮我包扎好了伤口

“我们走吧” 我对她说道

“可是你还没有告诉我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她依旧紧追不舍的追问我

“那我先走了,告辞!” 我转身离去。

“等等我!”

我并不认为自己的做法是正确的,但作为避事主义的「传承人」,我实在是不想动脑子去消耗宝贵的脑细胞去思考如何应对她的提问。

或许有一天,她自己也会知道的吧。

“所以…你是在打发我嘛” 她的眼角变得晶莹透亮。所发出的声音回荡在医院上空

夜晚的华灯之下,,我与薛雪同学并排走着,我不断地看着前方的道路,看着这灯红酒绿的街道,人们说说笑笑的从我们的身边经过,凉风划过了耳垂。

人与人的悲伤不能共情。

身边的薛雪,低着头,一言不发,默默地走在我的身边。

如果没有听见她的呼吸声,我不可能察觉到有个少女在我的旁边。

我试着叫了一声“薛雪?”

不过,在情理之内的是,她仍然没有抬起头来。

这也在意料之内,毕竟她也意识到了自己在医院时所做的事情。

如今的她,看上去有了一层冰冷的面庞,比几个小时前稳重了许多。

我继续说道”下次不要在那么多人的地方哭了,不然我会心疼的。”

最后那一句是随口说的,我觉得前一句太严肃了,就顺口说了一下,真的只是顺口说的。不代表个人想法。

我以为她还要低着头。

只不过,我的判断又一次错误了。

这也是难免的,毕竟这些情况我也不想思考

她停下了脚步,慢慢的抬起头。

脸上的泪痕还在,但她似乎丝毫不在意,又或是没有感觉到。

“为 什 么 你会 心 疼?”

她一字一字的问道。她的眼睛还盯着我,让我后背发冷。

糟糕了,我不知道要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我只好回答

“随便说的”

“真的么?我不信” 她又开始了追问。

我顿时哑口无言,并不是因为我意识到了什么,而是我不想思考去说什么。

我看着她,她也看着我。

两人的距离不过半步…

我们同时陷入了沉默。

不过我想我们所做的事情是不同的,她似乎在努力的思考,而我却在享受发呆的时间。

终于,她开口了

“我最讨厌暧昧不清了”

「?」我的心里只有问号

我没有说话。等着她的下一句话。

“你…是不是…喜欢我?” 她继续问我

明明一言一语都十分严肃,但她的声音却出现温意,锐利的眼神也开始柔和起来,如同波澜不惊的水面一般,被夕阳染红。

这一句话,直接让我清醒了不少。

我刚想着要辩解…但此时的避事主义纲领充斥了我的大脑,我已无法浪费资源去思考。

于是我开口道:”是的,我喜欢你 ,雪”

还来不及说下一句话,薛雪便扑倒了我的身前。

她轻声吐出一口气,在我的耳边温柔的说道:

“我也喜欢你,椎田同学”

她握住我的领口,把额头靠在我的肩上。她的头发随风飘动,散发出一阵花香,这一刻,我不由得屏住了呼吸,她的体温越过上衣传达过来,我的身体也感受到了她的温热。

间章 少女的憧憬

春风拂动,萌动的绿叶正在生长。

当阳光刚照进书房的时候,我已经在上学的路上了。

今天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天诶

在车站经过了漫长的等待之后,我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洁白的制服上衣,微黑的长裤,清朗的容貌,散发出一种淡雅气质的是谁?

那是我心里所憧憬的那个男生—椎田析名。

车到站之后,我便跳了上去。

悄悄地,不经意间走到他的身旁。

然后…微微的抬起头,看着他说”早上好~椎田同学,今天又在一班车上呢。”

与此同时,我控制住自己的心跳对他微微一笑。

“啊..早上好”迟缓的他慢吞吞的回应着我的问候,他的眼神所散发出的视线在我的身上四处游走。

我的心跳的越来越快,自己的脸颊似乎也滚烫了起来。

不过..他仍然没有叫出我的名字。不过这也不要紧,毕竟据我观察,椎田同学对于班上任何一个同学的名字都没记住过。

而且…不久之后…

他就能记住我的名字了。

在拉开琴房的门之前,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然后,拉开了门,朝着楼梯间中的亮光跑去。

随风飘动的音符是对你的思念。

间章 于心被尘封的往事

七年前的盛夏。

空气中弥漫着燥热般的汗味,我坐在书桌之前,不断的自我期盼再欺骗自己。

「最初明明只是朋友,如今的价值观早已锈迹斑斑」

“呐,给你吃糖”

雪白的方糖在我口腔中融化,让味蕾尝到了一丝微弱的甜美

啊..好甜。这就是幸福的味道么?

——

风吹过自己所喜爱的樱花,几缕叶片随风飘落,随后又被风吹向高处,再吹向远方。

我仍像往常一样,独自地,安静的,做只属于自己的事情。

我并不认为自己十分高冷。

我不愿与别人一同前进,我更享受自己独自的孤独。

因为我不想成为”群居”的动物,不想成为「假我」

这与我的避事主义相互补充,构成了本人的行为准则。

但我并不认为自己能一直躲避,一直孤独下去。

总有一天,会有人来结束我这般生活的吧。

希望那天…来的不会太迟。

我伸出手来,一片纯白的花瓣落在手的正中央。

第三章 来自地狱的委托

      四月的雨滴打在树叶上,发出响声,然后又落到地上,几天之后又会回到云朵之上,重新落下,周而复始,像转了一圈又一圈的秒针。

      四月是一个充满「谎言」的日子么?

      我平静的观望着远方,等待着薛雪的到来…

      我其实并不喜欢在休息的时间被人叫出来。

      即便是薛雪,这个称为「女友」的生物

+

      “休息日就应该睡懒觉,不应该出去的…”我对电话那头的薛雪说道。

电话的那头没有一点回应,甚至听不到她的呼吸声…(她不会晕倒了吧)

“在哪?”我问她,我的话音未落,那头却已经响起了薛雪的回复声。

“在~学校附近的咖啡店~好啦” 她轻快的回应让我后悔之前说过的那句话。

“这次怎么不沉默了?”

“…………”

我挂断了电话,随即走向更衣室。

X      X     X

但现在……到场的只有我一人。

我觉得无聊,但又找不到能消遣的事情。我坐在椅子上,用胳膊撑着脑袋,观望着窗外的风景。

眼睛突然被一双温暖的小手蒙上了

“我来了喔~”

眼前的双手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穿着一身黑色的小礼裙的薛雪同学。

她踩着轻快的步伐坐到了我的背面,黑色的裙摆也随之摆动。她缓缓的整理了下裙摆,缓缓的坐了下来。

她轻声的说道:“椎田…我收到了一封信,是一封来自地狱的信喔~” 她同时还取出了一个包装精美的信封。

来自地狱的信?

这个世界应该不存在地狱的吧…不过当今的科学界也还没有定论。

但人们普遍认为,观测到的才是真实的存在,像地狱这种没有人见过的地方,人们都会认为地狱并不存在。

“椎田..你帮我看看叭~” 她递出了那封血红的信封。

X      X     X

信封是血红色的,右下角的署名写的是「地狱总督墨离」,阴森的血红色调的封皮带给人一种不言而喻的寒颤。似乎通往地狱的大门就在眼前。

      “看样子,应该是来自地狱的一封信”,我以不确定的语气回答她。

      因为地狱是不存在的。

      “哇唔,竟然真的是来自地狱的信诶。”一股热气在耳边回荡着,不知不觉中,薛雪便凑到了我的脸前,此刻我们的之间的距离近到彼此间能感受到对方呼吸产生的热气。她歪着头高兴的说道。现在的薛雪同学脸上已是一片绯红。

      可爱极了…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女生啊啊。我感受到了她此刻的体温,应该是发烧了吧,可能要送去冰箱里面冷藏降温了吧~

      “你发烧了吗”我在她的耳边说道,”这封信可是你给我的喔。”

      “是的吧…嗯…应该是的吧”她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而是以一种模糊不清的语气糊弄我的提问。她露出了一种令人不解的微笑,似乎是在包容我的过错。

X      X     X

      “滴答 滴答”

      雨下大了,形成了一阵有规律的旋律。

      此时的室内变得安静起来,人们的声音也低了下来。

      我看向窗外的时候,薛雪她却悄悄的坐到了我的身边。不断的拉进我们之间的距离。

      “很可疑的动作呢” 我说道。

      “那是 因为椎田君是个大笨蛋呢” 她咬着舌头一字一字的在我耳边说道,所发出的微弱气流让耳朵感到一阵酥麻。

      此时的气氛变得十分微妙。

我看着脸红的她继续说道:

      “薛雪你是不是发烧了?需要把你 送到 南极去吗?那里的气温应该能治好你的脸红哦~”

      我的提问马上得到了她的回答

      “如果是和椎田你一起去的话,那就没问题喔?” 她又一次歪着自己的脑袋,占据了我的大部分视野。

      看来这次是我输了呢,我只好低头认输。

      “好啦好啦,那我们快点拆开信吧” 她再一次紧贴着我的耳朵说道。

X      X     X

      我拆开塑封,把信封拆开。如同我所想的那样,里面只有一张写满字的纸条,和一张薛雪的照片。

      “怎么会有你的照片呢?”我装作不解的问她。

      然而,她却低下了自己的小脑袋,摇了摇头,嘴里还在嘀咕”我不知道..呜呜”,我取出信条,读给她听。

      上面几行清秀的字迹写到:

致心中有数之人:

    吾为地狱总督,你因犯下滔天大罪,现被处罚。

    经过总督们的表决,现宣布你的处罚决定

    处罚决定如下

  1.   你需陪同风神之女-薛雪前往郊外的森林公园游玩

此决定即日生效。

                                地狱总督 墨离

                             2021年7月12日

我晃了晃手中的信纸,看着薛雪说道。

“这封信是你写的吧?”

“………”她沉默不语

我叹了一口气,她提出的要求实在是违背了我的避事主义行动准则,在糟糕的天气状况下去森林游玩…实在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还不如让我直接到地狱好了,那里说不定还能凉快些。

      但即便如此,我也还是会去的吧。因为眼前的这位女孩,重要性应该已经超过了我的行动准则吧。

      “那我们走吧”我对低着头的她说道。

      她猛地抬起头来看着我

      “诶 真的嘛” 她不经意的接着说,”还以为你又会直接起身离开呢”

      “那是以前的我了,现在不一样了”我慢慢的吐出了心中的真言。

      “那我们走吧!”她整理好自己的裙摆,站了起来,向我伸出手,歪着脑袋对我笑着。我点了点头,握住了她的手。

我想,属于我们的旅行正式开始了吧

第四章  【404Not Found】

      雨慢慢的停了下来,慵懒的阳光伴着几缕清爽的微风吹过我们身旁。一名身穿着精致的礼裙的女生,温柔的牵着我的手,不断向静谧的森林深处走去。她的名字叫做薛雪,是一个很可爱的女生。

      穿过浓密的枝叶的阳光透射到林地上,伴着青草汁液散发出的清香。听着杜鹃的叫声,小溪的水流声。我不禁感叹万物可爱,当然最可爱的还是我身边的这位女生。

      此处真乃凡尘世间无法感知的境界了。

      车水马龙的都市生活让人生活在一个压抑天性的环境里,渐渐地习惯了高压生活的人一下子回归到了寂静的原始时代,难免有些不舒服的感觉。但很快,这样的感觉就消散了,取代这种感觉的是无边无际的宁静与舒适。

      这样的感觉像躺在柔软的棉花糖上,想起雪白的棉花糖,心中又想起了一阵往事。

      「那一天,也是这样的天气,但那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在那一天,有个女生要我去买棉花糖,可是我买完之后,回到原地却只看到了散落一地的物品。当时的我十分害怕,一直跑来跑去的问路人:有没有看到一个女孩子。但失望的是没有人看到过她去了哪,傍晚以后,心灰意冷的我只能灰溜溜的回到家中,遭到父母的一顿训斥,从那天以后,我就失去了很长一段时间的记忆了。现在的我只记得发生的事情,却忘记那个女孩的长相和名字了。」

看着在我旁边有说有笑的薛雪,我的内心不知为何泛起一阵莫名的涟漪。感知到这种感觉的心脏也在荡漾着,一圈又一圈的把熟悉的爱意向外扩散…

“椎田?” 她轻声呼唤着我的名字,同时还停下了她的脚步。

“嗯?”

“你在想什么呢?” 她看着我,用带着一丝温柔的严厉的语气问我

薛雪又问出了难以回答的问题。

但这次,我不再选择宕机。

我回答道:”在想着你有多么可爱。”

……

她的脸红了起来,害羞的她捂住了自己的脸蛋。

我拉起了她的手,向森林之外走去。

我不再选择沉默。我开始违背自己的行动纲领。

因为………我知道……,八年前在我眼前失踪的女孩,就是眼前所看到的薛雪。

      对于一个人来说,给人的感觉是不会变的。

      自从那天她撞到我之后,我便开始怀疑了。

最近经历的事情,体现出她的性格,和以前的那个女孩几乎一模一样,我便越来越相信自己的直觉了。

人生活久了总会感受到身边人的感觉是不同的。

      何况是从小一起玩的薛雪呢?

      可她给我的另一种感觉,就好像她失忆了一样,忘记了我的存在。甚至忘却了童年的那段回忆。

      ……

      在她的身上可能发生了一些事情吧。

      与其说是一定,倒不如说是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

      毕竟,人一般是不会失忆的啊。

      只不过…无论在她的身上发生的是什么,我都会爱上她,拯救她。

      这不只是年幼的自己许下的诺言,也是我生活的动力。

自从那天…那天找不到她之后,我失去了生活的动力。常常一个人独处、发呆。或是眺望天空,期待着能再次遇到你。我曾认为我的期待,永远只能是期待。但如今却重新遇到了你,我不知道这是我的幸运还是不幸,但我知道,我所拥有保护你的决心从未变过。

      “你要带我去哪里?” 薛雪在我身后发问。

      我不知道我们的终点是何方,但现在的我要带她去一个地方。

      那是留存我们的回忆的地方,也是我们分开的地方。

      “去一个我们都知道的地方” 我对她说

      “嗯…好哦。”

      就这样,我拉着她的小手,穿过了森林,来到了路上。

      穿过人群时,我更加用力抓住了她的小手。

      我不想让她再次离开我。

      走路的时候,从身旁吹来的一阵微风,带来了一片雪白色的樱花,花瓣被风吹得越来越近,最后落在了我刚抬起来的脚旁。

      雪白色的樱花么?记得以前也是这种白色的樱花,落在了手心。

      我牵着薛雪,穿过了一条条的街道,走上了曾经的那条路。

      那是我们分离时走过的那条路,也是城市中最热闹繁华的路。

      同时这也是城市之中最大的市集,许多商品都被运送到这销售。

而那天,我买的棉花糖的地点,便是这里。

      我拉着薛雪的手,快步走进了这条街道

      “这是…市集?” 薛雪歪着头问我

      “嗯…是的”

      可她下一句所说的话,让我的心变得寒冷

      “可我们从没一起来过这个地方啊?”

      “啊…是吗”我颤抖的说出了这几个字。

      我不甘心,带着薛雪四处寻找。

      终于,我找到了那家卖棉花糖的那家店,幸运的是,那家店没有关门。

      “你想吃棉花糖吗” 我指着那家店铺问薛雪。

      薛雪摇了摇头:”我不喜欢吃棉花糖”

      ……

      难道真的是我看错人了吗。

      我不想就此放弃,直接说:”可是7年前,我们就在这颗樱花树下,你说你喜欢吃棉花糖,让我去买的棉花糖啊”

“你在说什么啊?七年前?我高中才认识椎田你的呀.” 她委屈的落下了几滴眼泪。

我的心又一次刺痛了起来,比她消失的那天还要痛。

“……没事了,对不起,薛雪。”

看来是我太激动了,又或是朝思暮想她的出现,导致精神出问题了吗。

也是,我也没有必要,让薛雪知道过去的事情吧。毕竟现在的她也可能不是以前的她了,所以这一切都是我自己自作多情罢了,或许薛雪只是个性格、相貌、和她相似的女孩吧。

第五章  What…memory?To go…?

      不断地自我欺骗再期盼……

      思绪变得杂乱……我不愿相信……

      “薛雪…你以前真的不认识我么?” 为了让自己彻底死心,我再一次抛出了那个问题。

      薛雪苦恼的歪着头,似乎在回忆,可——她脸上的痛苦,似乎也已经说明白了一切。

      天空飘落下细细的雨丝,拂过脖子,带来的是空虚的凉意。

她低下了头,小声的说  “对不起”

“我小时候失忆了……之前什么的事情,我都想不起来了…”

说到这时,她突然抬起头,露出了她的小虎牙,对我笑着说

“不过呢…我一见到椎田同学你,就喜欢上你了呢”

她接着说道,”无论是你的外貌,还是性格,我都挺喜欢的喔~~,所以,我要和你一起结婚!然后我们一起出去旅行,一起看世界上最美的景色,然后在流星下许下我们虔诚的愿望——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直到死亡。”

……

是啊…就算薛雪不记得过去的事情了,那又能怎么样呢?不管怎样,她现在是我的「女友」的事实并不会改变,而我们的未来也显而易见,我不会再让薛雪从我的身边离开,我会一直保护着她的笑容,直到我死的那一刻。

可爱的薛雪正歪着头对着我眯眼笑,她所传递的感情触动了我的心弦,几滴眼泪从脸颊上滑落,我走出了自己给自己设下的茧房。

我抬头看向薛雪

“薛雪———你愿意和我一起找回属于我们的记忆吗?”

她听到之后愣了一下,不过马上恢复了她那灿烂可爱的笑容

“好喔~”

七年前的那场事件,其实也说不上是事件,但对于童年的我,足以在我的记忆中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

我记得…那一天,买完棉花糖后,找不到薛雪了…

第二天的时候,我一大早就到了她的家……然而,却没有人来开门

我心里很着急,开始拍门,闻声而出的邻居告诉我,这家人已经搬走了,他们也不知道这家人去哪了,薛雪一家走的很着急,但却什么也没留下来。

没人知道薛雪到了哪,这成为了我的「自暴自弃——避事主义」准则的起点。

可是,这段记忆真的是真实的吗。

既然薛雪已经忘记了过去的一切,那我为何不可以也忘记呢?

“不可以!”——内心传来了声音

我要把过去的一切讲给她听。她和我在过去的故事,永远没有变化的可爱笑容,调皮古怪的性格,我都要一一讲给她听。

因为——我们要找回属于我们的记忆。

我们的足迹,才刚刚开始

“薛雪?”

“怎么了?”

“抓住我的手.”

我向她伸出了手

她毫不犹豫的抓住了我的手

“好…的…喔~”

明明没有多余的沟通,两人却默契的紧紧抓住对方的手,彼此的双手传导的热量充满了未来的动力,随后,两只手同时向上挥起,极速下落,再挥起,重新相遇的两人在空中画出了彼此交织的未来。

Author avatar
EMLTSJ
https://www.emlt.net

Post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